pk10开奖记录歡迎您的到來!

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文化營造推進新農村社區治理研究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白瑜 [字體: ]

文化營造推進新農村社區治理研究

在現代化進程中,中國的農村社會正經歷著歷史性變革。在工業化、市場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強力推動下,傳統農村社會的“鄉土性”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原本的農村行政化主導的治理方式不能滿足現代化社會發展要求,實現農村社區治理的現代化是大勢所趨。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決定》指出:“積極推進農村社區建設,健全新型社區管理和服務體制,把社區建設成為管理有序、服務完善、文明祥和的社會生活共同體。”[1]十八屆三中全會報告強調:“創新社會治理,必須著眼于維護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諧因素,增強社會發展活力,提高社會治理水平,維護國家安全,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2]農村社區創新治理有利于激活農村活力,推動農業現代化發展,促進農民增收,是新時期解決我國城鄉二元發展困境、實現統籌城鄉協調發展的有效途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ctjul.tw收集整理徑,對國家經濟社會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在創新農村社會治理的過程中,鄉村文化在凝聚村民力量、增加村民的認同感、提升居民參與融入度和構建社區共同體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1 弱化的文化引領與農村社區治理困境
  改革開放后,隨著我國經濟體制的轉型、市場經濟不斷發展和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在內外力量的沖擊下,農村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各級政府為推進美麗鄉村的建設對新時代農村社區的治理方式在不斷尋找新思路、新模式,努力完善共建共享的農村社區治理機制,推動農村社區全面發展。但是,在這樣一個融合多種文化的居民聚集的農村社區,以滿足人民多樣化需求的文化建設卻滯后于農村社區經濟、制度建設,并未形成具有獨特性的文化理念意識來引領農村社區治理。
  1.1 居民對社區活動的參與度不高
  陳宗章[3]提到:“良性的社區參與,能夠增強鄰里互動,融洽鄰里關系,提高社區居民的幸福指數,從而提升自我認知,強烈地意識到自己的‘社區人’身份;能夠有效地協調社區中各類利益群體的關系,擺脫現代性極端發展的‘緊箍’,培育社區居民的公共精神;能夠促進社區思想政治工作生命線作用的發揮,形成共同的價值觀念,遵循基本的行為準則。”的確,居民對社區活動的參與度是衡量一個社區的綜合治理水平和成果展示的重要指標。然而,目前在農村社區治理中由于管理者對村內文化建設的忽視,缺乏對居民參與社區活動的積極引導,同時,村民對整體的文化認同感較弱,導致農村社區治理存在一個普遍性問題,即居民的社區各項活動參與度不高。其次,在每次的社區活動中參與人員的數量有限,參與人員較為固定,活動的波及范圍較為狹窄,居民參與率較低;再次,參與人員的結構不夠合理,以老年人為主,中青年人較少,女同志占多數,男同志占少數,對于兒童與青少年的活動以小學以下兒童和嬰幼兒為主;最后,志愿活動參與人員較少,自愿參與意識較弱,對于社區公益建設的愿望不強[4]。
  1.2 社區文化共同體的意識較弱
  伴隨城鎮化的發展,農村人口快速流動,農村居民身份形態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傳統鄉土性較強的農村社區,具有高度封閉性、同質性的“熟人型社會”的架構被打破,體現文化共同體凝聚力和黏合力的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系、團結互助意識不斷弱化,逐步演變為開放性、流動性、異質性較強“弱熟人型社會”。曾經對鄉村治理、凝聚村民力量、促進團結互助發揮重要作用的家族宗族治理體系完全被取代,構建農村社區文化共同體的傳統民俗、禮儀日漸沒落,使得社區的文化共同體意識缺乏一定的生成基礎,居民對于社區的認同感、歸屬感、融入性都較為薄弱。社區,對于居民而言,只是一個家庭“居住性的場所”,而沒有“共有”和“共同”的意識,并沒有真正地融入社區,缺乏主人翁意識,沒有將自己作為社區治理的主人來真正參與到社區的治理和建設過程中。居民之間逐漸趨于孤獨和冷漠而原子化,在日常的生活中較多地表現出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和處事方法,他們內心深處并未認識到:“這是我的社區,我的家園,在這里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與我有關,我有責任和義務去參與、去關心”“社區是一個大家庭,我們居民間應當互幫互助、守望相助”。同時,長期在外的農村當地居民受多元文化的沖擊影響,多樣化的文化選擇引起其家鄉地域文化的淡化,使其文化共同體的認同感和歸屬感不斷弱化。
  1.3 居民對社區基層治理的積極性不強
  在傳統的農村基層治理中,村委會作為最基層的政府管理組織,擔負著整個村的行政、服務、經濟、管理等各種職能,協調多種利益主體,化解社會矛盾與利益沖突,維護社會公正和社會秩序,幾乎村內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會由村委會來決策和管理解決。村委會的角色嚴重錯位,從一個基層自治組織變為一個行政性組織,村委會與居民之間形成一種管理和被管理的關系。居民在這種體制下,作為一個被管理者的角色,對村委會在社區事務上的各類決策和管理一般都是服從態度,形成對村委會的一種依賴,其結果導致了村民參與社區治理的積極性受挫。隨著農業稅的取消,政府逐步向“服務型政府”轉變,努力打造“多元共治”的鄉村治理格局,提倡農村社區多元主體的參與性。然而,村委會長期的行政化單中心的治理模式,對其居民自我管理、自主參與社區自治的意識和能力缺乏必要的培養和引導。在農村發展過程中,提高居民整體文化素質的教育事業滯后于農村經濟發展建設,對村內文化建設基礎設施投入不足,致使居民自身尚未形成有序參與社區治理、充分行使居民權利和履行義務的意識和能力,嚴重地抑制著村民主體性的充分發揮。這些都致使現在農村居民沒有充分意識到居民才是社區治理的主體,缺乏主動參與意識,未能積極承擔參與社區治理的責任,對社區內的事務漠不關心,除非事關自身利益。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應用文稿時政熱點新農村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zhangshan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內容分類導航
pk10开奖记录 安徽快3全天计划 腾讯分分彩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 欢乐生肖投注